当前展览
Current On View
感性的完满——具象表现静物画展
展讯
时间

2022年5月7日-2022年10月30日

策展人:

司徒立

展览执行:

王乐其

参展艺术家:

安德烈·德朗、乔治·莫兰迪、阿尔贝托·贾科梅蒂、皮埃尔·博纳尔、亨利·方丹-拉图尔、阿维格多·阿利卡、雅克·哈曼、司徒立

学术支持:



主办单位:

光达美术馆

协办单位:

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
前言

我们如何切近事物?事物如何向我们显现?这是绘画的根本问题,也是哲学的核心命题。这里诗与思相交汇,东西方艺术相贯通,这是静物绘画——作为如此交汇之中的艺术——的当代意义。

“静物是我们的字典,是我们的语法书,也是我们与和平的协议。”(亨利·普鲁利奥)否认静物画就等于承认一个人完全不懂绘画。因为只有通过静物,绘画才会展露它的构造和它的本质。它能激发“古代与现代艺术家共通的一种感知力”。当画家选择“纯粹的静物画”时,就已经将自己直接同“艺术源于艺术本身”的观念相结合了(另一题材是风景)。

然而,回顾历史,曾经除了如卡拉瓦乔、科坦、夏尔丹等零星的个别画家,假如不仅仅作为装饰画,这种指定的、外加于物体意义的象征性静物画,似乎命中注定要使用具有标志性的vanitas语言。它被认为是一个有关“宗教主题画”“历史画”及“肖像画”的副对象,并被贬低为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纯粹模仿、幻觉派艺术家的精湛技巧和一种构图能力而已。这种情况直到现代才发生了强烈的逆转,静物画从一种副画派转变为最为重要的主题,整个现代艺术史的列车就从静物画的轨道上穿过,从塞尚开始,野兽派到立体派到达达主义,形而上画派到超现实主义直至流行艺术。但是,尽管如此,这其中的切近与显现,在长时段中更多却还是隐晦且遮蔽。所以德朗会意味深长地说:“从物到画之间存在着一条秘密的通道,我们是这遗失的秘密的寻找者。

在这少数的寻找者中,塞尚、德朗、贾科梅蒂、莫兰迪、阿利卡是几座高峰。他们坚定不渝地创作静物画。当他们用视觉把精神世界浓缩到简单可见的器皿、花或水果时,就意味着将自己的研究紧扣于艺术的核心问题之中了。他们的作品表面看上去画法简单,实质上却是又深刻又复杂,显现令人惊奇的感性丰富性,震动我们每一根神经。他们没有像传统静物画那样地再现对象,也看不到绘画现成的美学观念,画家的主体性退居二线,只有物的精神在聚集,在涌动,在闪耀。那些普普通通的事物在他们的笔下转化为丰富统一的世界,这个世界不是由物品而是由物品的精神组成——一个精神聚集的物化世界。画家的观看随着物的聚集变化而不断发生,让我们意识到时间的流动和空间的永恒,并以真诚与单纯来汲取现实中的诗性意义。物我在一种灵修般虔诚的沟通中达到了内部存在的合一。这是静物画自身的言说形式。“事物在浑然生发中自身显现。它同时也是超越对象因而使其获得隐蔽保持的世界;它是属于对象最源初的存在世界。”(司徒立)他们在“不言之象”和“让其显现”的疏朗之地,带出一种“向着物的泰然任之”与“对于神秘的虚怀敞开”的方法。以这种显现和切近的方法,他们在艺术史中达到了一个一般的观看无法企及的“超本质”的层次,并为纯粹的绘画建立起崇高的地位。

最好的例子是莫兰迪。他在将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,反反复复描绘的是同一平凡的主题,进行着的却是艺术真理性的绝对体验。这里引导他创作的,不是任何抽象的概念和理论,而是他亲身经历的实际而又隐秘的观看体验。他能够依靠这种熊熊燃烧的直观性与事物直接相交合,在拥抱和渗透中欣享并品尝到幽闭事物原初的显现。这种弥漫理智渗透情感的隐秘精神,这种神人默契到物我相通的心灵,是灵魂寻求庇护的途径,其中充满神话与直觉,充溢着欢悦、安慰和至味。他的绘画看似极其谦卑、貌不惊人,却蕴含出一场对绘画的颠覆。他的静物画拆毁了传统的绘画经验,重新建立了新的体验方式。他的静物画是在绘画内部穿越了绘画、转换了绘画。

“感性的完满”就是真实。杜夫海纳认为,感性的呈现证明对象的现实性,感性的完满证明对象的美。并非以与再现对象的相符性作为作品真理的定义,他们的静物画以一种“感性的完满”实现了对旧的模仿论真实观的超越,为美术史打开了一片光明的场域。由此,我们读到了一种看似平淡无奇却实质深刻的绘画,让我们从一个浅薄浮夸的时代中解脱出来。他们在一个备受煎熬的潮流中找寻绘画坚实的根基,并“触碰到了事物内在的本质”。因此,静物画在技术图像时代的当代价值便是:

1、绘画的自由——静物画这种布置与构图的自由,预示了艺术的创作自由。(伽达默尔)

2、绘画的纯粹——静物画从塞尚开始的形式与色彩的感性的组织,是对艺术本身、表达方式及其意义的回归。一种与过去的画家及艺术史的联系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得以实现;关于素材使用最伟大的革新才得以完成。此即绘画的纯粹性。

3、感性的完满——静物绘画以不言之象表达感性之完满,在我们周围的可感世界找到了一种无须用词语的语言来表达的方式。它是居留于事物本身之显现中的有意味的自身呈现,是质料与形式之上的神圣光晕,并以其全部感性的丰富性表达了物的无常性。(伽达默尔)

4、世界的关联——静物绘画,在简单的心灵与物质的对立之外描绘,以命名的方式召唤不在场之物是其所是地显现和保持隐蔽;这是一个“在-世界”——“存在”的形式。

5、精神的秩序——静物绘画被视为艺术的本质,是对精神秩序的永久承诺。

物之存在有其尊严;物之存在当以其高贵的方式被切近。在数字技术虚拟时代,可感之物的物性被扰乱和遮蔽预示着存在的失落和人的变异。在这个价值虚无和现代技术所造成的人类生存的困境中,在“世界图像”的黑夜时代中,人的感知经验被分裂、异化,灵晕失落;形而上学美学抹杀了那个处于“神秘显现”的构想之中的决定性部分。那么,我们如何才能重建艺术完整的内在关联?

物物化,聚集着据有天、地、神、人四重整体的栖留。只要保护着物,人便居住于切近之中。唯有作为终有一死者的人才栖居着通达作为世界的世界。唯从世界中结合自身者,终成一物。在此意义上,静物画是当代最具观念价值的艺术创作。



蒋梁


相关活动